明确类型、设限比例 险企隐秘关联交易将迎来严监管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04 16:46

明确类型、设限比例 险企隐秘关联交易将迎来严监管

2018-05-04 15:33来源:经济观察报监管/保险公司

原标题:明确类型、设限比例 险企隐秘关联交易将迎来严监管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姜鑫 数次打补丁修补过后,监管层正对险企关联交易织就一张严密监管网。

5月3日,银保监会起草了《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也是自2017年6月原保监会强化关联交易监管后的又一次监管升级。而在征求意见结束后,新的征求意见稿将在6月1日实施。

“对比现行的监管政策,无论是关联方界定、关联交易类型的认定和明确,还是内部控制、加强监管,各方面内容上更加细化和具体了,而且还增加了兜底条款,比如说反复强调的‘实质重于形式’,实际上提前封堵了各种潜在的擦边球行为,”横琴人寿资产管理中心副总经理王立川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关联交易本身是中性的,新办法是为了加强关联交易监管,防范不正当利益输送风险,而不是禁止合理合法的、有助于降低交易成本的关联交易。新办法对保险公司在专业能力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关联方界定、交易结构设计、交易金额测算、内外部审批流程到信息披露与报告,都需要有极高的专业水准。”

怎样认定关联交易

关联方的认定和关联交易的类型都将得到更明确的界定。

《征求意见稿》规定,保险公司的关联方是指与保险公司存在受一方控制或重大影响关系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同时,在计算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金额时,将原来的“一对一的交易”扩展为“群组对群组的交易”,即“保险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与同一关联方发生的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以及“保险公司与关联方、该关联方控制的主体、控制该关联方的主体以及与该关联方受同一方控制的主体之间发生的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都应当合并计算。

同时,《征求意见稿》首次明确了关联交易的类型,为投资入股、资金运用、保险业务、利益转移、提供服务等。值得注意的是,“与关联方共同投资(含增资、减资、收购合并等)”也被认为属于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

关联交易的金额比例限制也发生了变化。与2015年的《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保险公司关联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相比,《征求意见稿》在保险公司投资未上市权益类资产、不动产类资产、其他金融资产的账面余额中,对关联方的投资金额限制并未发生变化,仍为分别不得超过该类资产投资限额的50%,但对于保险公司对关联方单一法人主体的投资余额发生了变化,此前管理办法的要求为合计不得超过保险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15%与该法人主体上季末总资产的5%二者孰高,而在《征求意见稿》中,调整为合计不得超过保险公司上一年度末总资产的15%。

此外,在保险公司对关联方的全部投资余额规定上,原来要求是合计不得超过保险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30%,并不得超过保险公司上季末净资产。在计算人身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总资产时,其高现金价值产品对应的资产按50%折算。而在这一点上,《征求意见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合计不得超过保险公司上一年度末总资产的30%与上一年度末净资产额二者中较高者,同时关于高现金价值的表述被删除了。

一位保险从业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与《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保险公司关联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保监发〔2015〕36号)相比,新办法在计算关联交易总额、分类资产总额和单一交易对手额度时,取消了“在计算人身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总资产时,其高现金价值产品对应的资产按50%折算”这条规定,与此同时并未对其他比例规定做出重大调整。这对于曾经销售了大量高现金价值产品的公司而言,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松绑,因为事实上提高了其关联交易的可用额度。但与此同时,随着近年来监管的加强,市场上在售的高现金价值产品已经几乎绝迹,目前主要是一些存量业务形成的资产,它们也将在未来数年中陆续消化。

该位人士举例表示,假设某寿险公司总资产为1000亿,其中900亿为高现价产品形成的资产,其在原规则下对关联方全部投资余额限额为165亿元,而新规则下由于无需特殊考虑高现价产品产生的资产,因而额度提升至300亿元;而对于同样一家1000亿资产规模,但仅有100亿资产来自于高现价产品的公司来说,其对关联交易总额将由285亿元提升至300亿元。

监管点名“乱象”

关于关联交易,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就曾表示表示,保险公司股东股权领域存在一些风险隐患,部分公司治理有效性“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关联交易风险日益突出,管控失效风险不可忽视。

而在原保监会去年发布的监管函中,不少公司因关联交易被披露点名,例如,有的公司关联交易严重超标,个别保险公司的关联交易已经形成风险,比如投资关联方信托产品,如期未能兑付,出现了违约;有的险企通过多重交易,规避监管。原保监会就曾披露称,“一部分关联交易,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在投资端,通过结构化金融产品,掩盖业务实质,绕过监管约束,向关联方输送资金。”

关联交易混乱现象也大量存在,原保监会通过评估发现,部分公司的关联交易管理制度不健全、落实不严格、关联交易统计不准确、报告不及时。85家公司档案不完备,更新不及时,40家公司未开展关联交易的审计,8家公司对主要股东关联方的重大关联交易未经独董审议,7家公司关联股东董事没有回避表决关联交易议题,14家公司未及时披露重大关联交易、资金运用关联交易信息、未及时报告重大关联交易。此外,还有一些公司关联方的档案管理不规范,没有按照实质和穿透原则认定关联方。有公司股东隐瞒关联关系,对公司实行隐性控制。

而在这次前,监管关于关联交易已经打过多次补丁。既2007《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暂行办法》之后,保监会先后在2008、2015年、2016年、2017年发布规范关联交易的通知。

《征求意见稿》中,监管层对关联交易治理的决心可见一斑,关联交易监管将责任问责到人。根据内容,保险公司董事会和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对关联交易的合规性承担最终责任。合规负责人是关联交易管理的直接责任人。同时,监管层还表示,根据此次征求意见稿内容,保险公司不得通过隐瞒关联关系或者采取其他手段,规避关联交易的监管审查以及报告、披露义务。同时,保险公司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关联方,应当如实披露关联关系的有关信息,不得隐瞒或提供虚假陈述,并对提供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性承担责任。

在处罚措施方面,《征求意见稿》明确,保险公司违反本办法规定的,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可依法予以罚款、限制业务范围、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或者吊销业务许可证等行政处罚,对相关责任人员依法予以警告、罚款、撤销任职资格、禁止进入保险业等行政处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