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文化困局:大股东“血亏式”减持是否有悖承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1 11:22

金一文化困局:大股东“血亏式”减持是否有悖承诺

2018-06-01 10:34来源:蓝鲸财经减持增持/银行/沪深

原标题:金一文化困局:大股东“血亏式”减持是否有悖承诺

作为黄金珠宝行业的并购大王,金一文化正在经历一场“内忧外患”。

减持与承诺

5月30日,金一文化发布股东减持公告,其中“(实际控制人)钟葱先生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了其通过国金证券-平安银行-国金金一增持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形式持有的公司股票14,410,977股”。

今年1月,金一文化发布名为《关于承诺事项变更的公告》,“2016年7月25日至2016年7月29日及2017年1月4日至2017年1月5日期间,本人以国金证券-平安银行-国金金一增持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形式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在股票二级市场上买入处于公开交易中的公司股票共14,410,977股。上述期间本人交易金一文化股份的行为与有关内幕信息无关,但基于对金一文化投资价值的信心,本人自愿在本次重组完成后对上述期间购买的股票进行锁定。

“本人自国金证券-平安银行-国金金一增持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受让的金一文化14,410,977股股票锁定期为自相关股权登记在本人名下之日起36个月止”。

显然,减持的时点仍在实际控制人承诺的锁定期之内。金一文化证券部表示:对此问题,上交所也有问询,可以关注相关公告。

上述国金证券-平安银行-国金金一增持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所持股份为实际控制人钟葱分两次买入,2016年7月25日至2016年7月29日期间买入共10,929,133股、2017年1月4日至2017年1月5日期间买入3,481,844股。

2016年7月25日至2016年7月29日金一文化股价在20-21元附近(前复权),2017年1月4日至2017年1月5日在16.8-17元附近,以最终大宗交易9.21元的卖出价,预计实际控制人的损失在1.5亿左右。

同时,金一文化还于5月29日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钟葱已触及平仓线的股份总数为 58,650,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7.03%,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 54.52%”。

金一文化已向交易所申请停牌,最晚复牌时间为 2018 年6月5日。

公司方面称:“钟葱先生将采取积极措施,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措施化解股票质押风险。截至目前,上述事项尚未对公司经营造成实质性影响”。

公司债蹊跷停牌

金一文化于2018年5月10日晚发布《关于公开发行公司债券“15金一债”债券兑付兑息暨摘牌公告》,“15金一债(112246.SZ)将于5月15日兑付,并在5月11日(T-2日)摘牌”。

令市场不解的是,金一文化于2018年5月8日发布了《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债券停牌的公告》,表示“因公司债券重大事项,根据相关规定,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债券(15金一债,112246.SZ;17金一02,114131.SZ;17金一03,114172.SZ)于2018年5月9日开市起停牌”。

根据交易所法规,发行人(金一文化)向交易所申请停牌的情况可以是“信用评级发生重大变化、对还本付息有重大影响、对债券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对持有人理由有重大影响”四种情况。

金一文化属于哪一种呢?

公司方面并未予以正面回应:“公司15金一债已完成兑付兑息及摘牌,债券停复牌业务按照相关规定执行,符合公司债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

除已兑付摘牌的15金一债,其他存续公司债至今仍未复牌。

公司近期发布公告,拟通过境外全资子公司在境外设立特殊目的公司(SPV)的方式发行不超过3亿美元债券。

同时,金一文化的中期票据仍有发行额度,但从东方园林事件也反映出,近期民营企业在债券市场融资相对困难。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张旭在其《从融资角度看2018年信用风险要点》中讲到,“对于债券发行人的控股股东而言,质押比例过高有可能引发实际控制权变更风险以及再融资风险。”

“虽然控股股东与发行人为两个不同的主体,但两者具有非常强的相关性,特别是当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较高、对发行人的影响力较强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